• <li id="uoqag"></li>
  • <div id="uoqag"></div>
  • <small id="uoqag"><li id="uoqag"></li></small>
  • <small id="uoqag"><li id="uoqag"></li></small>
    <menu id="uoqag"><div id="uoqag"></div></menu>
  • <small id="uoqag"></small>
  • 推薦文章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圣詩(上)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圣詩(上)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班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班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實踐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實踐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發布者: hibiscusn9 發布時間:2017-06-14 人氣:8436 評論(0條) 收藏(1次) 文字大小:[ 默認 小字 大字 ]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一、象征(Symbols)

              對象征的需要

              惟獨人類才有能力及需要靠象征而活。我們對整個——包括過去及現在——經歷層面客觀化的需要,使我們成為制造象征的受造物。人類憑直覺以象征編譯他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事。例如一只結婚指環,不單象征一個婚禮,更象征婚姻生活與婚姻制度。一只指環的意義顯然取代其物質的屬性。

              人類歷史以豐富的象征為飾,是我們身分認知的貯存庫。沒有了這些象征,我們無法處理定義我們作為人的復合實在。旗幟、十架甚或納粹黨征訴說象征背后刻下的意義,代表著過往的一切,同時亦指示現在未來的方向。象征是一些物件、聲音或行動,然而卻可以述說完全不同的意義。它具有一股使我們明白其意義又驅動我們有進一步的行動的力量。象征既引發,也激發。                                                                                                                                              

              象征作為隱喻

              象征是個隱喻。也就是說,象征使用熟悉的東西去傳達及開啟新的理解深度。在以色列古時,樹木不是真的拍掌,而溪流也不是真的歌唱。樹木「拍掌」與溪水「歌唱」乃是藉著隱喻,讓我們從詩篇作者的觀點理解大自然對上帝的贊美。不嚴謹地說,道成肉身的基督自己是終極的隱喻!耶穌成為人,祂成為人的樣式,上帝因而可以與我們溝通,開啟了任何其他方法都不能達到的了悟層次。世上好些東西如水、火、面包及油被用作解釋祂的世界,作為上帝與人中間鴻溝的橋梁之象征。我們在塵世事物中去領悟神圣。水反映上帝內在的清洗及潔凈;羔羊指示基督在救贖的地位;白鴿意指著純潔與和平。此外,教會的洗禮與圣餐禮等教會儀節都是隱喻——內在屬靈的恩典其外在可見的象征。

              音樂也是個隱喻,以象征說話,并同時在不同的層面上發出超越其本身的意義。有情感的層面如喜樂、憂愁及渴慕,也有美的層面如優美、高雅及形式。還有的是,音樂可開啟多個與語言相對應的意義層面,正如在標題音樂中所見的。其中音樂的動機/樂旨(motifs)及主題(themes)代表著故事人物角色;不同主題的交錯運用述說故事。音樂可使我們武裝起來,帶出熱切的愛國情懷,又或使人喚起對母校的懷念。因著受到世上事物的束縛,象征往往是比較明確一點的。音樂卻可以提供一個跨脫塵世而達到超越之境,觸及生命終極問題的實在層次。

              二、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教會音樂是個象征,是福音的模擬,也是福音意義的音樂見證。它不單被動地代表著神圣的,更主動地藉著樂音、節奏及和聲帶出福音的原則,用音樂具體展現、說明這就是福音。毫無疑問,很少人有這個想法,因為音樂通常被認為是客觀而中性的。無論如何,音樂總是發出神學性見證,而那見證有意或無意地/自覺或不自覺地被吸收了。不管我們的意欲如何,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總是發表某種聲明。音樂象征性地代表福音的能力對發展門訓音樂事工是項重要的考慮。

              「音樂能否作見證?」并不是那大問題,「我們的音樂見證內容會是什么?」才是。我們不應理所當然地認為教會音樂永遠是一個正面的信仰確認。有一些音樂象征集(即一首首教會音樂作品)是比另一些代表信仰更好得多、真得多。音樂督導的職責是確保門訓事工的音樂其語法蘊含教會的神學。音樂必須受到旋律、和聲、節奏、音色及配樂上受實際的神學應用所影響。福音強烈傾向于窄路、艱難的方法及規范的途徑,指出需要一種能模擬及象征性地表達這些特點的音樂。完整/正直、真誠、創造力、純潔、節約及自我否定比炫耀花巧、消遣、平庸乏味、低劣及娛樂性等特征更為適合教會音樂。然而后者卻往往是教會音樂實際所采用的!正如一個基督徒的言行與福音的要求不相稱羞辱福音,差勁的音樂也如是。

              當代精神的模擬

              對很多人來說,這個對基督教信仰能轉譯成音樂/福音的象征性的提法,是個明了教會音樂全新的方法。在樂音之外,尋找它們代表的意義顯示出一些教會音樂常常是世界的模擬多于福音的模擬。

              教會音樂對非一神論的世界觀采取了一個模擬的關系,是因為會眾、牧者及音樂工作者沒有小心地檢視我們現時的音樂、文化、教會文化其間的關系。通常我們都會注目于使教會音樂易于接受及取悅人——就是:流行。在這個普遍漠視最高音樂素質的文化中,為了流行意味著犧牲完整性。有時這是刻意做成的,正如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后之音樂,大多都是贊同世界的。基督新教的某些宗派也設計一些取悅世人口味的節目,造成作曲素質的低降。當音樂被認為在神學上是中性時,就再無必要使用最好的音樂。反之,我們卻專注于不惜代價使教會音樂取悅自我。

              三、對門訓音樂事工的一些關注

              道成肉身——有限的包容

              福音某方面部分與文化兼容。若問福音到底是何事,那就是道成肉身。上帝取人樣式來到世界。音樂作為反映神學的福音意義模擬,是在人與神之間的張力中運作。要道成肉身,意即音樂不能太艱澀難懂以致不能理解,又或不能太認同世界使之成為毫無廉恥的娛樂。我們要走鋼索,建立對位及達致平衡。

              教會音樂應該是上帝與衪兒女關系的一幅象征性圖畫,以音樂模擬天國降臨地上,而世界如何被天國所擁有及引導。描述這過程的最好方法就是看神——人的奧跡為世界與天國的對位。于是,處理教會音樂的過程成為一個對位的過程,在其中屬天的可讓屬地的明了,而屬地的被提升到屬天的層次。那樣,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不可只受福音特征的規訓,同時亦要顧及受眾正確地詮釋音樂象征的能力。這并不是看起來那么困難的。在西方文化中有一個人所共有的對音樂普遍的理解,盡管是基本的。誠然,每一群人會有稍稍不同的表達方法,但在這些音樂表達中也可找到那些最適合用來作福音見證的。

              適應文化是音樂作為福音模擬一個必要的部分。我們若相信福音是為每一個人的,則音樂的選取,部分需要基于那些受眾明了的。因此,教會音樂需要是個有足夠開放度的邀請,以致對普通的聽眾有意義。如門訓事工的音樂與受眾的境況全無關系,是不會有好處的。最關鍵的是我們需要有智慧知道音樂見證在何時已變得扭曲了。換句話說,真正的危險并非教會音樂太屬天以致在世上沒有價值,反之是太屬世以致對建立屬天價值無益。會眾通常渴想那些取悅他們或那些被證實為濫情的。在適應的問題上這實在走得太遠了,因為不取悅眾人的音樂對他們并不一定疏離格格不入。

              教會人士自然地以為,與音樂享樂主義相關之事的文化立場,正顯示了確實需要一個嘗試改正此想法的音樂計劃方案,而且是刻不容緩的。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只能在有限的象征層面上包容文化,即是,所有剝奪福音中規訓原則的享樂主義音樂都不應采用。若有問題,教會音樂該或失諸過分規訓而已。

              并非受會眾喜好的流行音樂類的音樂一樣可以適應會眾。問題在于可被理解與否而不在受喜愛與否。道成肉身的音樂適應并非一定就是流行福音詩歌。

              完整性

              教會音樂運用一定要有深度。那些缺少深度的象征缺乏完整性。那些有深度地以隱喻表達福音意義的教會音樂,必須健康而沒有任何情欲上的聯想,同時亦需要有好的藝術特點與素質,其創造性、延緩的滿足及審美上的真,展示了象征基督教信仰所需要的特點。膚淺、新異或陳腐則缺乏了應有的水平,反倒羞辱了福音。

              社群的象征

              音樂的象征必須是群體認識接納的。意即那些象征必須從為群眾整體所接受。私有化對基督身體的合一本質來說不能伸張正義。這可能引起一個兩難的情況,因為受眾是來自各行各業、不同的教育、社會經濟階級,同時他們的音樂能力、屬靈成熟及藝術傾向皆各有不同,究竟有沒有可能為這樣一個多元化的組合找到合適的音樂象征?答案是可以的。因為音樂語言的普遍性,使我們有信心知道真誠完整的教會音樂可以被各人在理性上及感性上理解的。我們按受眾在音樂及屬靈的平均水平并忠于福音見證的準則,在上述這些限制中適應切合他們的需要。

              教導

              若要音樂象征在普遍處境中被了解,能在這多元文化中達致此方向最好的方法,就是教導信眾認識教會音樂的象征性意義。當此類教導成為當務之急時會發生兩種情況:第一,會眾越趨接近,培育出對信仰有一種共同的音樂表達;第二,音樂工作者可以在牧養教友朝向門徒訓練/本分時更有效地施行先知恩賜的服侍。當會眾明白教會音樂不光是為喜愛的音樂配上歌詞,一個會眾、牧者及音樂工作者齊為共同的好處——亦即圣徒成長——效力的門訓計劃便可實行出來。受圣經規訓而又為福音忠實的模擬之教會音樂,是需要在信仰群體中小心培育的。

              牧養音樂職事的導向平衡

              牧養音樂職事知道世界與天國二者的張力,因而支持一個以一足踏足于世界領域內,而另一足站穩于天國領域內的事工。它藉幫助受眾變得越來越像上帝的完全形象來肯定他們。牧養工作往往為人最好而努力,并非單單確認他們塵世的肉體渴求。當我們以我們受眾的最終好處著想時,我們使用的音樂象征必須富純正福音特征(在文化的范疇內)。

              如果教會音樂要作為對福音完整的音樂模擬,那么,教會音樂制作需要的門訓方法是以牧養一詞其完整意義為依歸。我們會更清楚知道現在身處何地,明白我們該往何處,然后指引我們事工向應走的方向。


              該文章轉載自:圣樂事工(下) 門訓音樂事工——二十一世紀之方向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賢 譯

              我們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長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質內容

              請掃一掃關注贊美詩網微信公眾號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基督與贊頌
              下一篇文章: 計劃崇拜(一)
              您將會是第一位在這里發表評論的人哦:)
              微信公眾號
              客戶端
              反饋
              大香蕉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