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5ex22"></div><menuitem id="5ex22"><progress id="5ex22"></progress></menuitem>
<bdo id="5ex22"></bdo>
<menuitem id="5ex22"><xmp id="5ex22"><menuitem id="5ex22"></menuitem><menuitem id="5ex22"><progress id="5ex22"></progress></menuitem>
<menuitem id="5ex22"><xmp id="5ex22">
<b id="5ex22"></b>
<bdo id="5ex22"><progress id="5ex22"></progress></bdo>
<menuitem id="5ex22"><xmp id="5ex22"><bdo id="5ex22"><progress id="5ex22"></progress></bdo>

推薦文章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圣詩(上)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圣詩(上)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班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班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實踐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實踐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計劃崇拜(七)

            發布者: hibiscusn9 發布時間:2017-07-20 人氣:4616 評論(0條)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認 小字 大字 ]
            計劃崇拜(七)
            轉調法的種類

            轉調法的種類其實有很多。雖然單單使用新調的屬和弦(dominant chord)已經足夠應付所有轉調,但認識所有轉調的可能性可以令崇拜計劃者有更多創意的選擇。

            實用流行轉調法

            一直以來,最常用的轉調法就是實用流行轉調法(Utilitarian pop Modulation),因為這方法簡單,而在絕大部分情況下都很有效。要轉到另一個音調,新調的屬和弦(基于音階中第五度音構成的和弦)會加插在新調之前一個小節。例如:由F調轉到G調,D(或D7)和弦便會用來為新的調作準備(見例1 a)。這種轉調技巧簡單的程度,可令整個樂隊在沒有任何解釋或練習的情況下亦可執行出來。這個方法亦能快捷及不明顯地轉調、并不會引起很大的注意。



            要令這個轉接位更加順暢、可有兩種變化的做法。第一種做法就是將新的屬(V)和弦中的第三度音延留(見例1b)。由F調轉到G調,在D這個預備和弦之前用Dsus(即D和弦但用G音而不用F#)。這個有延留音的轉接做法帶來比較順暢的影響,因為當中并沒有直接跳到一個對于原調最陌生的音(F#)。



            第二種變化的做法就是低音「下行」(見例1 c)。同樣是由F調轉到G調,在F(原調主和弦或I和弦)與D(新的屬和弦或v和弦)之間用E音,帶來一種向前的動力及不可避免的和弦進行路線。



            在新的屬音與新的主音之間,低音亦可以加上「上行」的音(D,E,F#,G)(見例1d)。



            樂句主題轉調法

            風琴師在轉調到圣詩最后一節,以及司琴可在一段頗長時間內由一首詩歌轉接到下一首詩歌,最常用的轉調方法就是樂句主題轉調法(Motive Modulation)。這種轉調法沒有簡單的公式可循。不過,就有一些常見的原則可提供一些方向讓樂手參考。第一項原則就是使用詩歌本身的旋律部分作為轉調的基礎元素。樂句主題或其中部分會被連起來,重復彈奏,繼而發展到音樂進入新調的范圍。每一首詩歌都有不同的主題,所以都會有不同的處理。以下只是其中一個可以使用主題而進展到新調的方法(例2)。第二項原則是盡快發展主題,最好是在會眾仍然在唱著最后一個音的時候,以此作為一個訊號,令他們知道不需要立即唱下一節的歌詞。轉調部分應以一個很明確是新調的終止式作結,使會眾知道要再次加入頌唱。第三,在轉調期間使用了臨時記號的音都應是指向新調的。在例2,詩歌由降號音調(F)轉到升號音調(G),要為轉調作死足準備,轉調時便盡快多使用升號——甚至使用了C #s與G #s,比應有的升號還多——這樣做可使音樂在到達新調時令人感到自然及穩妥。因為這種轉調法有一定的難度,許多樂手都會預先計劃,甚至預先將音樂寫出來。



            突然轉調法

            顧名思義,突然轉調法(Unprepared Modulation)摒棄了一般用以建立新調的轉接部分及屬和弦。取而代之的是直接在沒有預備的情況下進入新調。這個突然在調性上的改變可令人感到興奮或疑惑,這全要看進行時的技巧如何。突然轉調法最適合用于那些在強拍之后開始的詩歌,例如:〈我相信耶穌〉(I Believe in Jesus)(例3a)。這做法可令會眾在頌唱之前有一刻可聆聽到新的音調。要加強這種轉調法的效果,可加上音樂織體上的改變,例如:漸強、用鼓打奏轉接句、甚至是完全安靜等,都會令會眾知道將會有一些轉變要發生。



            有一個方法可以令會眾知道新調是什么,而不需要太驚訝突然要作出調性的改變,就是將原調主音(I)和弦的四音延留。正如在例3b中,原調的四音是新調的三音。當然,這只能被應用在升半度的轉調,亦最適合由三音開始的旋律。



            尾段疊句轉調法

            尾段迭句轉調法(Tag Modulation)在某程度來說是揉合了樂句主題轉調法及突然轉調法,突然將樂句主題或其中部分移調,為新調作預備。例如:史密夫(Michael W. Smith)所作〈禰的名何其美〉(How Majestic),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主題就是開首旋律,歌詞是’O Lord,our Lord, how majestic is Your name in all the earth"。這個旋律可連續出現作為轉新調前的一段短的預備音樂(例4)。

            正如其他轉調法一樣,轉接的部分需要比會眾平常開始頌唱的位置較早出現,以提示他們要等待轉到新調時才加入。



            假轉調法

            假轉調法(Deceptive Modulation)運用了假終止式(V-vi而不是一般的V-1)以引進新調。由于假終止式出現在很多歌曲的尾段疊句,人們早已對假終止式習以為常了,所以使用假終止式這個技巧來進入新調是很合理及自然的。要使用假轉調法,第一步就是要以vi和弦代替在詩歌結束時常用的I和弦。在例5a中,我們可見到vi和弦完美地為旋律最后一個音加上和聲,同時亦帶來要轉到新調的動力。



            另一種有趣的假轉調法使用了VI和弦,而不是常用的小調vi和弦。大調的VI和弦(通常有延留音)令人在感到耳目一新之余,聲音又不至于無可預計,但同時可容許有進入新調的空間。在例5b中,便使用了C調的延留大調VI和弦(A)成為主要引入D調的和弦。請留意為配合和弦,旋律最后的音需要被改動——這樣做會令會眾感到疑惑,所以這個轉調最安全的做法是在會眾唱完旋律后,以一句器樂的尾段疊句作轉接。



            假轉調法亦可以將詩歌直接轉到假大調和弦的音調。在例5c,C調的延留大調Vl和弦就直接轉到新的A調。



            皮卡地轉調法

            皮卡地轉調法(Picardy Modulation)使用所謂「皮卡地大三度」,由小調轉到大調。在音樂歷史中許多音樂都經常使用這個終止式。所以人們如在小調音樂結束時聽到那特別的大三度音,應該都不會太陌生。在例6,〈謙卑你自己在主的眼前〉(Humble Thyself)是E小調的詩歌,末句以E大調和弦作結,辦成為E大調的〈讓我們屈身來敬拜〉(Come,Let Us Worship and Bow Down)的主和弦。



            關系調轉調法

            所有升號及降號數目相同的大調與小調都是關系調(Relative Key)。關系調之間關系密切得只需要一個轉接和弦便可輕易地轉調。例如:在例7a中,由G調的〈待我真好〉(Good to Me)轉到E小調的〈深哉深哉耶穌的愛〉,只需要在兩首詩歌之間加插D/F#和弦。請留意原調的V和弦取代了那常用來預備轉E小調的屬(B)和弦。因為兩個音調關系太密切,所以并不需要使用較突然的B和弦。



            同樣的轉接做法可應用在由小調轉到其關系大調,見例7b。



            關鍵音轉調法

            關鍵音轉調法(Pivot Tone Modulation)使用了兩個關系不大的調的相同音來作聯系。結果就像那些在古典音樂浪漫時期以及百老匯音樂劇的音樂一樣,轉調時令人印象深刻。例8a是其中一個可行的做法:F調的〈我們尊崇禰〉(We Exalt Thee)是在主音及主和弦(F)完結的,然后使用關鍵的相同音A轉到D調。整個轉調過程是很和諧地道行的,因為關鍵音A是F和弦的三度音,亦是新調D調的五度音,但效果會頗令人驚喜,因此會突然進人一個全新音調區域。



            當然,并不是所有詩歌的旋律都有上述例子的重復音,因而可輕易地使用關鍵音轉調。在例8b,便使用了一連串的音成為〈何等尊貴我主〉(Be Exalted)詩歌中轉調的關鍵音。「何等尊貴我主」的旋律由大調音階的首三個音并以主(I)和弦伴奏。這個轉調的做法是將這三個音移高三度,在這三個音的最后一個音引入新調。我們這樣做,會改變旋律的音的,但這改變只是暫時,會眾很快便可以投入在新調之中。



            關鍵和弦轉調法

            與關鍵音轉調法原理一樣,關鍵和弦轉調法(Pivot Chord Modulation)使用一個在兩個調中相同的和弦來將兩者順暢地聯系起來。在例9a中,D調的〈讓我們屈身來敬拜〉很輕易便轉到A調的〈真光普照〉(Shine, Jesus, Shine),因為使用了兩個調都有的A和泫。正因這轉調方法不牽涉樂句主題的改動,對司琴及結他手來說,在沒有預備的情況下可即場使用這轉調法的可能性都頗高。如能夠明白到關系密切的音調(多或少一個升或降號的調)有兩個相同的大調和弦的話,便會感到更易掌握這技巧。例如:D調與A調都有D及A和弦。



            關鍵和弦轉調法的一個常見的變化轉法就是將下屬(IV)和弦與屬(V)和弦對換以轉低一度。多數旋律都會完結在音階的第一度及(I)和弦。于是,我們可用下屬(IV)和弦取而代之,為那最后的音配上和聲,而那IV和弦便可隨之變作低一度的新調的V和弦了。在例9b中,D調的〈讓我們屈身來敬拜〉在G和弦完結,亦成為了新調C調的屬(V)和弦。正如前文所述,轉調通常會轉到更高的音調。不過,在一些情況,例如要介紹新詩歌,開始時可用最適合獨唱的音調,然后轉到會眾感到自如的較低音調,這時候,這種向下調的轉調便可派上用場了。





            該文章轉載自:敬拜Guide Book——現代敬拜帶領指南 舒爾 Greg Scheer 著 劉凝慧 譯

            我們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長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質內容

            請掃一掃關注贊美詩網微信公眾號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計劃崇拜(六)
            下一篇文章: 基督是崇拜唱頌的領導
            您將會是第一位在這里發表評論的人哦:)
            微信公眾號
            客戶端
            反饋
            大香蕉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