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5ex22"></div><menuitem id="5ex22"><progress id="5ex22"></progress></menuitem>
<bdo id="5ex22"></bdo>
<menuitem id="5ex22"><xmp id="5ex22"><menuitem id="5ex22"></menuitem><menuitem id="5ex22"><progress id="5ex22"></progress></menuitem>
<menuitem id="5ex22"><xmp id="5ex22">
<b id="5ex22"></b>
<bdo id="5ex22"><progress id="5ex22"></progress></bdo>
<menuitem id="5ex22"><xmp id="5ex22"><bdo id="5ex22"><progress id="5ex22"></progress></bdo>

推薦文章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圣詩(上)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圣詩(上)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班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班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實踐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實踐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教會音樂作為福音的模擬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發布者: hibiscusn9 發布時間:2017-08-17 人氣:10219 評論(0條) 收藏(2次) 文字大小:[ 默認 小字 大字 ]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詩篇
            三、詩篇

            就音樂而言,詩班最首要應是領導和支持會眾唱頌:詩篇(章)、圣詩(頌詞)和靈歌,以及其他可能采用的聲樂作品如崇拜樂章和任何合唱短歌。

            保羅提及的唱頌詩篇乃指獨特類別的歌,應該被視為教會其中一種標準的音樂,但它并不是我們社會欣然接受的那一種。唱頌詩篇,我們需要涉及很大量的經文(并不是合唱短歌那種只單獨立采用的某一節),唱頌時需要采用吟唱(cantillation)。奇怪的是,有些教會對于他們能夠忠于原義釋經而自豪,卻很少認真地看待唱頌詩篇之相關經節。昔日這情況并非經常如是。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領導的日內瓦(Genevan)改革就走往反向的極端,不允許在教會中唱頌任何非經文的歌。出自「人類創作」的圣詩大部分被禁止;只有詩篇和頌歌(詩篇以外的經文詩歌,即是,「神圣創作」的素材,才會被允許使用!若果我們要成為合/屬乎圣經的百姓并尊重經文的原意,在唱頌詩篇以外,我們實在別無他選。

            唱頌詩篇首個要越過的阻障、是使用吟誦音(reciting note)去處理詩篇中眾多的文字。當技巧被常規化后,這理應成為適當的音樂表達模式。這代表需要練習和熟練。有禮儀傳統的教會已有唱素歌的習慣(雖然這并非意味自然愛好唱頌詩篇)。同樣,致力「在圣靈里歌唱」的靈恩教會也應悅納單調的吟誦。但對于其余的人來說,只用單音來唱頌的意念需要慢慢習慣。詩班在這里可以成為很大助力。也許把吟唱實踐納入崇拜之前,要計劃撥用整年的崇拜預習去學習。在每周的崇拜預習中,最少四個星期,以單音唱頌一首短的詩篇。只有兩節的詩篇117篇是個好開始。其他只有五節的詩篇,比如詩篇100篇,會是下個選擇。當吟唱熟習后,就可以開始使用簡單的詩篇頌調(psalm tone)。若細心學習這種吟誦素歌風格,再加上長時間的操練,唱頌詩篇最終會變得如說話般自然。

            最上乘的吟唱,就是精煉的說話。吟唱之節奏和前進速度,一定要頗為從容地唱出,使文字保留如普通說話時的抑揚頓挫和語調色彩。若是較大型的詩班,最好用比正常說話較慢的速度和較有規律的方法來吟誦,不要在非重音的音節上加上重音,或在逗號后斷句,雖然在這些地方一丁點的延長是有幫助的。若某一經節非常長而需要換氣,通常會在逗號之后。可嘗試在句號、分號和冒號后分句。在句與句之間要自然穿插出入,好讓不覺得突兀。使用平均的中聲區的音高。男女聲可以齊唱或對唱(antiponal singing)每一節。有時候也可以使用啟應的方法(responsorial arrangement,獨/領唱者與詩班輪流唱)。因為此類音樂不是為美感教化,或情感滿足,我們就從要「干點實事」中釋放出來。這種音樂屬另一類別,因為它的目的是盛載文字,賦予文字平常沒有的深度和色彩。

            一旦吟誦方式受普遍接納,就應采用其中一種發展較為成熟的詩篇編曲。可供選擇的很多,多于我們能夠在這里處理的。但可以讓我們一同考慮以貴格利(Gregorian)日課對唱詩篇頌調開始。使用這類型的頌調其中一組非常實用的出版就是由克若克(Richard Crocker)編訂的《甲年升階詩篇》(Gradual Psalms: Year A)、《乙年升階詩篇》、《丙年升階詩篇》。1若會眾使用,復制各詩篇也受到準許。在其序言提供完整指示如何唱頌它們。詩篇的節數可以由獨唱者、詩班或全體會眾唱頌。應句(antiphon)(或稱為重句)可以由整體會眾唱出,有伴奏、無伴奏皆可。下述之詩篇首先以印刷版面列出(例二十二),之后是如實的記譜(例二十三)。請比較二者。

            《升階詩篇》(Gradual Psalms)的姊妹篇《素歌詩篇集》(The Plainsong Psalter)是由禮頓(James Litton)所編輯的。2這本手冊有特別清晰的排版和版面。它包括了全部150篇詩篇,按其編號順序排列。

            一種與貴格利詩篇頌調類似、但較為簡單的唱法,名為薩倫(Sarum,英格蘭的Salisbury之拉丁文名稱)頌調。巴睿特(James E. Barrett)的《詩篇詩集——給領唱者和會眾的升階詩篇》中已采用這些曲調,并加上創作的應句。3詩集中給指揮和唱頌者有清楚的詩篇唱頌指示。下述(例二十四)是從巴睿特的書中復印出來的一頁。跟著(例二十五)則是同一首原整的版本。

            一種樸素的詩篇曲調可以四部來頌唱,是簡化了的安立根素歌。此種音樂可以在《圣詩集1982》(The Hymnal 1982)伴奏版本第一集崇拜樂章部分中找到。4經文可用一個或多個吟誦音唱出,或者以混聲四部唱出,直至一行最末一個重音節,以終止音唱出。文字和音樂會以下列方式印出(例二十六)。例二十七是頌唱時的記譜( transcription )。

            正規的安立根頌調會是另一可能性。單式頌調(single chant)在音樂重復前會唱完詩篇的一節,而復式頌調(double chant)則是雙倍長度,好使在音樂重復前會唱完兩節。這類的頌調會比較困難。它們往往是以合唱方式表達,因此最好是由詩班唱出。其中一個好的資源是《安立根詩篇頌調集》(The Anglican Chant Psalter),5由維頓(Alice Wyton)編輯。請看例二十八及例二十九。

            一個近期最令人注目的詩篇頌唱發展,就是法國音樂理論家海旺萊拉(Suzanne Haik-Vantoura)聲稱已發現圣經中的音樂本相/原貌。她把希伯來文字(馬所拉本,主后九世紀)旁的重音翻譯成音樂記譜法。這些旋律音域比較狹窄,但卻相當簡樸。6就其默想性和富操練性而言,它優美得叫人無法忘懷。很多希伯來文的圣經經文,包括雅歌和全部150篇詩篇都制備樂譜,對詩班和會眾的頌唱很有用。它們還制備錄音,以及用英文寫的教本(1991),和由韋拉(John Wheeler)研究海旺荼拉如何詮釋希伯來文重音記號而寫的文章并因應制成的錄像。7

            其他詩篇編曲種類也包括由法國的約里訥(Joseph Gelineau)8和泰澤群體9所發展的。另外也有好些編曲好像由費睿斯(Evertt Frese)創作的《將臨期詩篇》(Advent Psalms)、10艾力遜(John Erickson)的《供唱頌的詩篇》(Psalms for Singing),11以及由World Library Publication,Inc.出版的《給領唱者的詩篇》(Psalms for the Cantor)12可供應用。

            另一詩篇唱頌可行方法就是韻律詩篇。韻律詩篇是把詩篇意譯成有韻腳和格律、可配上圣詩曲調頌唱的詩歌。韻律詩篇不能如散文般較準確地把希伯來文翻譯過來。它們是可用的,不過只為求變化之故。其中一個例子是由韋伯(Christopher L. Webber)所創作的《新韻律詩篇集》(A New Metrical Psalter)。13請看例三十。請留意它是中樂律(86 86)并可以Azmon(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來頌唱。

            若會眾已明白詩篇唱頌的必要,正如它們在舊約中的使用證明、使徒保羅的支持、主在最后晚餐的終結時采納了一詩篇、(新約)初期教會的實踐等,會眾就會更認真地對待唱頌詩篇。會眾需受教導唱頌而非朗讀詩篇是正常的,乃因詩篇原本是為唱頌而寫。配合一個悉心設計的教育計劃,唱頌詩篇可以再次成為滿有力量的會眾詩歌——其本意就如此。堅決的領導、會眾的開放并多年恒常在崇拜中實踐詩篇唱頌,帶來原動力和能力,使唱頌經文成為使上帝圣徒成熟的又一途徑。若果我們不期望詩篇唱頌的音樂作為「自我娛樂的音樂」,而視之為合乎圣經的音樂/屬靈規劃的話,唱頌詩篇會經歷一個滿有能力的恢復。當恢復發生,音樂事工就會朝向門訓上帝子民邁進了一大步。


            該文章轉載自:圣樂事工(下) 門訓音樂事工——二十一世紀之方向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賢 譯

            我們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長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質內容

            請掃一掃關注贊美詩網微信公眾號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詩篇與敬拜生命之旅
            下一篇文章: 二十一世紀之方向——圣詩(上)
            您將會是第一位在這里發表評論的人哦:)
            微信公眾號
            客戶端
            反饋
            大香蕉在线观看